香港艺人张佩金在沪遭遇车祸致严重伤残获赔75万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06-07 16:20:44   您是第0位浏览者
因提出千万之巨赔偿要求而为媒体广泛关注的张佩金诉中国青旅上海汽车服务公司、单某、陈某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5月30日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张佩金共计获赔755098元。 33岁的张佩金系香港百分百娱乐制作有限公司艺人。2004年2月28日,张佩金在上海进行其首张唱片的宣传活动途中,因其乘坐的小客车司机单某违章掉头,而与陈某驾驶的大货车激烈碰撞,因此造成张佩金脑外伤、肋骨骨折、肝、脾等多个脏器损伤等严重后果,经鉴定构成多等级复合伤残。因双方协商调解不成,张佩金向法院起诉,要求小客车所属的中青旅公司、单某、陈某、王某连带赔偿医药费、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1008余万元,其中仅精神损害抚慰金一项就高达600万元。 被告中青旅公司辨称,其与单某之间系承包关系,事故责任不应由公司承担,且该赔偿数额超过了法律规定等。 被告单某辩称,自己是遵照张佩金的指示违章调头,张对事故本身也应承担相应责任。以个人名义为大货车驾驶员陈某担保承担赔偿责任的被告王某亦辩称张佩金要求的巨额赔偿不符合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所作出的责任认定,单某对于事故负主要责任,陈某负次要责任,张佩金对于事故不负责任。虽然单某提出事发时,其是根据原告张佩金的指示在路口违规调头,但其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对此法院不予采信。对于两驾驶员的责任比例,法院根据案情,认定单、陈分别承担70%、30%的责任。 法院同时认为,单、陈两人虽然没有共同故意或者过失,但双方的违规行为直接结合,导致了该起交通事故的发生,并使张佩金在事故中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二人已经构成了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而中青旅公司作为单某驾驶车辆的所有人,应当对单某所承担的所有民事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包括其对内承担的按份责任以及对外承担的连带责任。王某自愿提出为陈某在本起事故中按责承担的民事赔偿费用承担担保责任,与法无悖,故王应对陈承担的30%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鉴于王某在担保书中明确写明,是对陈某在事故中按责承担的民事赔偿费用承担担保责任,故陈某因本起事故扩大承担的连带责任,则不属于王某的担保范围,故王某无需对陈跃承担的连带责任承担担保责任。综上,单某对于事故承担70%的责任,陈某对于事故承担30%的责任,两人互负连带责任,中青旅公司对于单某所承担的所有责任承担连带责任,王某对于陈某所承担的30%的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关于张佩金的损失范围及数额,法院审理认为,张佩金提出的医药费、交通费、伤残鉴定费、律师费等尚属合理,可基本予以支持;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住宿费、残疾赔偿金等则应按照上海地区标准予以赔偿;误工费一项考虑原告作为一名在香港工作的演艺人员,其提出的每月17000港币的收入并未超出合理的范围,故酌情以每月人民币17000元为标准,赔偿休息期18个月的损失;鉴于后续整容费一项尚未实际产生,法院对该笔费用不作处理,张佩金可以在今后另行主张。 至于张佩金提出的60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一项,法院认为,原告作为一名演艺人员,在交通事故中受到了极大的身体伤害,导致其今后的演艺事业受到了阻碍,给原告精神上带来了巨大的伤害,被告应当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但原告现请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过高,明显超出了合理范围,难以全额支持,故将原告的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为人民币10万元。(据悉,此项金额在上海地区已属高额赔偿。) 据此,法院判决单某赔偿张佩金医药费等总计人民币528568.6元;陈某赔偿张佩金医药费等总计人民币226529.4元;两人就前述款项对张佩金承担连带责任。中青旅公司就单某所承担的所有责任对张佩金承担连带责任。王某就陈某按责承担的责任对张佩金承担连带责任。
尊宝娱乐